• <input id="6ss00"><label id="6ss00"></label></input>
  • <s id="6ss00"></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渡陈仓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渡陈仓

        对于张康来说听雨小筑并不是生财之道而是另有用处他虽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可一代代的十二雨美人迟暮之后进入勋贵官宦家门的并不多除却少数人选择修道修佛大多数都是呆在听雨小筑中教导后辈一想起昔?#24352;?#20859;这些人花的心血他自然有些意难平

        若是她们日后还能登台还能继续为人追逐自然比就此浪费了才能有用

        所以当他和张寿一前一后出了小院缓步往后院走穿过一个小小的荷塘站在木桥中央时他看了一眼满池残荷转身就看着张寿问道张博士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20426;?br />
        张寿轻轻抖了抖袖子露出了右手手腕上的那块手表见张康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眉头一挑?#32622;?#26159;想起了这东西从何而来他就直言不讳地说渭南伯是否相信我已经琢磨出了此物的功用?#20426;?br />
        要是别人在自己面前说这话张康铁定嗤之以鼻但张寿实在是在很多地方都表现出了非同小可的天赋因此他在犹豫片刻之后?#31449;?#21322;真半假地说道张博士说话我当然是相信的只不过那天只有皇上端详了一阵我却没仔细看过张博士能否给我开开眼?#20426;?br />
        见张寿丝毫没有迟疑含笑摘下手腕上那东西递到了自己面前张康也不?#25512;?#25509;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个够尽管是别人眼中的蛮子他?#23548;?#19978;却是太祖?#23454;?#37027;些理念的铁杆追随者所以这会儿他先翻来覆去拨弄了一下表带的搭扣随即又盯上了?#27531;?#34920;盘上的均匀刻度

        足足好一会儿他最终把手中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张寿这才若有所思地说看这?#27531;?#30424;子上那些刻度莫非此物是太祖?#23454;?#24403;初给那密匣设密钥时用来计算的?#20426;?br />
        呃渭南伯你想象力真丰富

        张寿简直哭笑不得然而他还?#35805;?#27861;鄙视对方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怎么可能想象数百年后的世界是何等兴旺发达他轻轻?#20154;?#20102;一声随即就向张康走近一步一本正经地向对方展示了一下表盘右边的发条随即又示范了如何上发条的问题

        我无意之中拨弄了这个发现表上的针开始走动就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一根针周而复始只要一会儿功夫就能转一圈另两根针则是以不同幅度前进我本来不清楚这到底代表什么但无意?#26032;?#36807;国子监中的日晷就突然灵机一动觉得这会不会是计时之物

        听到张寿这番解释张康再看那自己曾经觉得云里雾里的?#25165;?#26102;立刻就觉得那层迷雾仿佛被拨开了你的意思是说?#25165;?#19978;那犹如布店量尺似的刻度代表的是时辰?#20426;?br />
        他再次仔细看了看表盘不知不觉就笑了我看大的刻度总共是十二应?#20040;?#34920;的就是十二个时辰只不过一个时辰是四刻怎么一个大刻度里会有五个小刻度?#20426;?br />
        中西计时方式不同的一点点小问题而已渭南伯你不要太钻牛角尖

        对于张康一发现十二个刻度就本能地联想到十二个时辰张寿不知道当初?#23454;?#22312;看过手表和手札之后是不曾联想到还是根本不曾仔细去想?#21482;?#32773;是觉得他颇有这方面的天赋方才一股脑儿都丢给他解密他只能再次?#20154;?#20102;一声

        这根走动最快的针每转动一圈长针移动一个小刻度而长针转一圈短针则是移动一个大刻度而这花费的时间并不是一个时辰我观察过日晷应该?#21069;?#20010;时辰也就是说一整天之内这根短针会围绕?#25165;?#36716;两圈

        在如今这个时代张寿知道西方钟表业也不过是刚刚开始发展什?#31383;?#38047;什么怀表全都还没出世所以他非常耐心地对张康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观察所得

        果然张康轻轻吸了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若真是如此那此物还真是极其精密的计时器

        他顿了一顿盯着张寿似笑非笑地说?#26263;?#21021;韩皇后的父亲韩山童曾经宣扬太祖?#23454;?#20035;是?#20301;?#23447;之后太祖?#23454;?#30331;基之后追赠了韩山童为王张博士你觉得太祖?#23454;?#21487;是宋时皇室后人?#20426;?br />
        自然不是?#39029;?#22269;号为明不是宋太祖?#23454;?#26356;不曾改郑姓为赵姓更何况光是这样的精妙之物太祖便来历不凡见张康露出了赞许满意的表情张寿就继续说道此物乃是太祖遗物皇上虽转赐了给我我却不能因为这精妙绝伦的计时功能就把东西拆了可因为此物我却想到了一件东西

        哦是何物?#20426;?br />
        张寿直言不讳地说元时郭守敬的大明殿灯漏

        虽然上次张康还对他展示过地球仪但地球仪和真正的天文仪器还是有差距的如果渭南伯张康连这种东西都知道那么此人就绝对不能说是什么北虏蛮子了

        大明殿灯漏就是元史天文志里曾经提到过的用来计时的大明殿灯漏?#20426;?#24352;康先是挑了挑眉随即就呵呵笑道被张博士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元史天文志里吹得天花乱坠还记录了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记得那大明殿灯漏是水力发动和你手中之物不同

        说到这里他就叹了一口气道太祖?#23454;?#35828;元末天下大乱的原因之一便是因为那些贪财的色目人聚敛无数以至于民不聊生而天下大乱之后这些?#19968;?#19981;是跟着遁入漠北就是被各地义军杀了个精光所以元史天文志里很多西域仪象都失传了元大都的大明殿灯漏也早就付之一炬了

        张寿哂然一笑因问道那如宋时水运仪象台那样的仪象呢?#20426;?br />
        那是钦天监负责的东西我可不知道

        张康哑然失笑随?#21019;?#36215;双手看着张寿说说起来当初葛太师?#25512;?#22826;常先后都曾经管过钦天监所以里头那些太史官对他们还算服气可你这样初出茅庐的少年却因算经超擢他们就看不惯了所以你要想那边提供器具解开你手上这计时器奥秘恐怕很?#36873;?br />
        张寿没想到张康竟然担心钦天监的人为难他别说这年头的钦天监就算穷尽举国上下所有的算学天才要想解密机械手表的工作原理那也不容易别看新中国号称纯人工造出了第一辆汽?#25285;?#37027;是因为至少有车床等等加工设备就这年头的理论和工艺水平呵呵

        当下张寿便笑着摇了摇头我并不奢求钦天监之助只是想改进一下如今的时计而?#36873;?#25152;以我是想和渭南伯你打声招呼我大概会再让陆三郎去请两三个年轻且脑子好使的匠人回去研究当然不是军器局的

        张康并没有问这种事为什么要和我打招呼的蠢话毕竟上一次陆三郎扣了几个匠人在那书坊的事情他就曾经密切关注过

        此时此刻见张寿那清俊的脸上露着浅浅的笑容想到当年他一个异族小子却被睿宗?#23454;?#20449;赖重用最终成了伯爵而后又发疯似的读了半辈子的书他不禁暗自感慨了一声不疯魔不成?#30591;?#32487;而笑道既然张博士你有此雅兴我这个外人就恭祝你日后马到功成了

        希望能承伯爷吉言

        一面拼命回忆着自己关于钟表的那点可怜知识张寿一面故意兴?#34383;?#21187;地和张康说了一大通似是而非的原理连单摆原理的公式都直接对张康挑明了当然他完全没指望对方能明白见张康渐渐眼神?#20102;置?#24819;赶紧结束这次谈话他不禁暗自舒了一口气

        其实摆钟这种东西除却单摆原理和擒纵结构还需要不少零件绝对不是很快就能制作出来的做出来也是奢侈品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找几个匠人拿石英砂和碱花时间试验烧玻璃

        但正因为耗时?#24535;ã?#30740;究这个很适合用来?#26432;?#19968;下外人让那些?#19968;?#23545;沉?#20113;?#22120;淫巧的他放松警惕而对于赐了东西给他的?#23454;P?#20063;是一个交待当然如果能最终把摆钟做出来那就是万千之喜在此期间那些工?#20056;?#24403;然能假公济私派点别的用场

        当张寿和张康回到了之前那屋?#29992;?#22806;的时候张寿就只听里头陆三郎大声嚷嚷道很好晴雨就是你了大伙儿都同意你来演李香君不过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要把这故事原原本本写出来只怕不是一天两天那干脆就别一下?#26377;赐ݏ?#20889;一段演一段

        陆三郎说着?#25237;?#20102;一顿随即嘿然笑道你演一段就让书?#35805;?#36825;你写的这一段故事印出去满城分发起初几天不要钱凭你的名气和这个与众不同的故事日后还愁没人买不说别的就那些新出的八股文选集搭上这个?#19968;?#25159;的故事书肯定就更好卖

        而等到你演的这戏和书红火了之后?#20197;?#35831;上戏剧大家配上唱词满城传唱那才叫真正脍炙人口大红大?#24076;?br />
        当初和陆三郎在马车中戏言书不如剧的时候张寿就有过这么一个念头如今发现陆三郎竟是如此的触类旁通他不由得笑了起来而张康则是啼笑皆非侧头瞅了张寿一眼就打趣道张博士你醉心算经?#25512;?#22120;陆三却沉迷赚钱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ٷֱͧ
  • <input id="6ss00"><label id="6ss00"></label></input>
  • <s id="6ss00"></s>
  • <input id="6ss00"><label id="6ss00"></label></input>
  • <s id="6ss00"></s>